师生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 修水教育网>> >>师生园地>>正文内容

写事,动情布景惹事生非

作者: 冷华南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3日 点击数:

初中生考试写作文,总是感觉写不长,连达到字数要求都有困难。好不容易挤牙膏一样把字数凑足,读起来又是干巴空洞、苍白贫乏。阅卷老师自然觉得不堪入目,分数也就自然不高。

如何提高学生应试作文的分数,便成了我们一线老师思考的问题。于是乎,有的老师会对学生作文的字数做强硬的规定;有的老师对书写工整保持卷面整洁做严格要求;有的甚至强调写出凤头豹尾。老师们如此煞费苦心,自然对学生的应试写作大有裨益。然而,源于这样的讲练,很有可能出现许多绣花枕头式的作文。我探索的是如何让“绣花枕头”里外兼修,让学生的作文丰盈丰满。

学生学习紧张,缺乏生活体验,没有时间读课外书,这些是制约他们写作的因素。然而,这样就能制约学生不能写出“高分高质”的作文吗?其实不然。一花一世界,每个学生都是个性的世界。每个孩子内心世界是丰富多彩而又独具光芒的。只是他们写作文时不会让自己独特的情感融于简单的实在的事情中罢了。

那么如何把学生个性情感体验艺术真实地写进作文中呢?请让我用教学生作文的例子来回答吧。一次我布置学生写《吃麻辣烫》的故事,说实在的,学生们笔下的故事情节都比较完整,但太简单了,几乎看不到他们自己的影子。我对这样的记叙文有些动作——批改,思考,讲解,再写,如此进行了四步改造。现将做法简略总结如下:

第一步,动情。在原来事件发展的过程中,加进心情变化,学生们很快就将心情变化嵌入了文章提纲当中。为什么先要加进心情变化的描写呢?首先是因为要打动别人,必须以情动人,用真情才能换感动。其次,写心情,容易触动潜藏内心的情感故事,从而克服写作时无话可说的尴尬。人所经历的生活是有限的,然而思维却是无限的。

学生们由开始的叽叽喳喳,渐渐进入角色,教室里也安静下来了。再也不像以前写作文时那样:抬头看天花板、咬笔头、用手撑脑袋。因为他们开始用文字再现曾经的经历了。尽管如此,可收上来的作文仍不尽人意:心情描写不够具体,用词抽象,尽是“高兴、伤心、难过、生气、难为情、后悔、失望、愧疚、激动”这类词语。学生们只是将心情变化简单粗暴嵌入作文当中。

第二步,布景。我强调用景物的描写来烘托“高兴”、“伤心”之类的词语。做到缘情写景,景随情迁。“景”既包括景物又包括场景。我鼓励学生写景时运用虚实结合的写法,既写眼前之景又写心中之景。提倡学生运用动静结合的写法,既有静态的描写又有动态的描写,同时还要从嗅觉、听觉、味觉、触觉去描写。写场景时既有宏观的描写也有特写的镜头,由远及近或由上而下。如此写景就能更好地用景物烘托出情感,让情感真实又充沛。

在本次作文中,学生们既写了花香虫鸣、鸟飞鱼游,又描写了骄阳月色、细雨清风等等。当然也有不足,比如描写景物笼统;景物和景物之间缺少联系;没能用好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尤其是景物和心情不相匹配。这就要求学生平时要留心带着“有色”眼睛去看景物,加强平时的练笔和积累。

第三步,惹事。挖掘情感变化的原因,为学生们插入故事碎片提供可能。我让学生将恰当的故事插入到文章,交代了情感变化的原由,让情感变化有了必然的理由。同时注意人物描写,尤其要注意动作神态的描写。经过点拨后的习作虽然笔调稚嫩生涩,但新的变化还是可喜的。然而,该篇习作行文记叙方法多样了,有了倒叙和插叙,文章读起来有了些味道。

至此,主要事件是伴随心路发生发展渐进高潮继而完成的,心路历程因经历了四季的变化和花草树木的点缀而精致玲珑,主要的事件犹如一个美人,走在心路上,因描写场景和景物,因插叙或补叙的事件丰满充盈。如若想让她明眸流转那还得走第四步。

第四步,生非。简单事情的生动的叙述完毕,再用议论或是抒情的句子结尾,从而达到表达一个观点,收获一份真情,提炼出一种思想,锻造出一种人生观,从而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学生们都结合实际作文,写下了自己的心声。

至此,一篇字数管够,初具艺术真实的记叙文就形成了。

附习作:

吃麻辣烫

这次数学考试我得了八十分。妈妈决定奖励我。我便要求吃一次麻辣烫。妈妈皱起眉头,把脸拉得有李咏的脸那么长,用千万个理由拒绝,却敌不过我的独门秘籍——软磨硬泡:妈妈坐下我按摩;妈妈拖地我提水;妈妈洗衣我晒衣。就这样,妈妈做完了家务终于同意带我去吃麻辣烫。

我反锁好门,讨好地挽着妈妈的手,高兴地出门了。

今天的阳光格外温柔灿烂,照在身上暖暖的。微风,拂过脸庞,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们就这样轻快地走在用水泥板铺平的街道。似乎有无数双羡慕的眼睛在盯着我,无数的人用手指在称赞我们这对母女。无意间我放慢了脚步,享受着这太阳这风和这路人的羡慕。

平时很漫长的路,今天竟然奇迹般瞬间走完。我们来到了陈记麻辣烫。

透过明亮的玻璃门,看到屋内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我们只得在靠门口的一张小桌子坐下。香味混杂着烟酒味刺激着鼻子,勺子碰撞铁盆的声音交汇着客人的叫喊声震撼着耳朵。妈妈用左手捂着鼻子,右手对着服务员挥手示意。

服务员头裹绿色头巾,腰系印有“陈记”二字的围巾,满脸微笑朝我们迅速走来。手托盘子,盘子里有两杯水,蓝色的玻璃杯装着,水格外的清澈干净。她走路轻微的震荡,杯子里的水无风也泛起微浪。在晕黄的灯光下闪烁着晕晕的光芒。水杯放在餐桌上,我定神地看着,嘴角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

妈妈叫几声点菜,我都没听见。妈妈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几晃,我才回过神来。侧脸看见她露出讥讽笑意的脸上被岁月勒进了几根绳索。

我胡乱点了几样,在妈妈的注视下囫囵吞枣的吃完。感觉这麻辣烫,不麻也不辣,味道全无。回家的路上,灯已经亮了,深深的巷子却没有光亮,静静的泛着灰黑,我就朝着着巷子的深处走去。

我跟在妈妈的后面,像是冬季的荷,惭愧地耷拉着脑袋。看到路灯把妈妈的拉得很长的影子,心里浮现了妈妈在皮鞋店里加班时留下的佝偻的背影,自己平时对她的顶撞爆粗口,任性肆意妄为的画面也不断涌现。

回家的路,很长很长。终于到家了,妈妈将房门打开,站在门口,侧着身,贴着门框,挥了挥手,点头示意让我先进。我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泪水像是脱缰的野马,奔涌而出。

我躲在被子里,心中默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字体: 】 【打印文章